MC九局终于要发新歌了,名为《喊麦之王》的新歌一如既往的充满了九局特有的力量感和原创精神,而在歌词中九局也再次向世人展示出自己的从容和霸气。屈指一算,这个来自安徽的纯爷们已经在喊麦这条路上走了八年之久。期间他承受了太多的酸甜苦辣,而这些对许多人来讲,可能一生都难以企及。但对九局来讲,一如那句“谁主沉浮”。现今的他,已经学会了收起锋芒,韬光养晦,在遍布浮躁的喊麦界厉兵秣马,为他的帝国再次开疆辟土,打出一片属于九局的天下。

记不得是第几次面对镜头侃侃而谈,但九局依旧保持着低调温和的状态来讲述自己的故事。可以说,他的成长、辉煌乃至迷茫都可以看成是中国喊麦历史的一部分。这也体现在喊麦界的各种场合里—“言必称九局,方可为MC”。这是九局的荣誉,也是喊麦人的骄傲。

人们习惯分享成功,却无人关注背后的辛酸。对九局而言,也不外如此。曾经鲜花怒马少年时,却遭遇万马齐喑究可哀。如今蓄势待发,但自己已然云淡风轻近午天。这其中的故事又能何时聊得完……

小荷才露尖尖角

距离九局家乡阜阳200公里左右的凤阳,出过一个全中国无人不知的帝王—朱元璋。但老朱同志一定没有想过,几百年后,会有一个小老乡走上另一条称王的道路。而两人的境遇在冥冥中却有几分莫名的巧合。

16岁那年的九局还叫庄严,这时的他不但不知道未来的自己会成为艺人,并且还会有个奇怪但酷毙的艺名“九局”。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逃避枯燥的学业,以及如何成为一名游侠儿,却了断江湖的恩怨情仇。

儿子过剩的精力和追求自由的心,对父母来讲,其实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心。左思右想,父母决定把他送入兵营这个大熔炉。那一年是2005年。但庄严却不走寻常路,他用离家出走来表示自己的抗议(叛逆)。一个星期后,征兵工作结束,庄严顺利的没有成为大头兵。

改变还得是自己来。第二年,无处安放青春的庄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最终在父母的陪同下,庄严光荣的成为了一名人民解放军。而九局的故事却连序章都没有开始。

常言道“三岁看老”,现在看来,当时的庄严也许没有机会来发掘自己的音乐天赋,但热爱自由,崇尚个性的本质却已经初露端倪。而这对一个音乐人来讲,恰恰是最重要的灵魂。

兵营的日子并没有让庄严赶到度日如年,相反在战友和环境的影响下,庄严开始习惯了规律的生活。“训练自然很苦,但收获同样很大,它(军营)会抹掉你的边角,成为一个懂规矩的人。”伴随生活的规律,庄严爱上了读书,这个好习惯让他至今受益匪浅。“学会阅读,学会思考,这是我和别的MC本质上的不同。”这期间,庄严阅读了大量的书籍,使得自己的知识量大大提升。充分实践了“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这一真理。可以说军旅生活为日后的九局帝国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苍茫大地,何去何从

时光稍纵即逝。庄严光荣退役了。回到社会上,他一时有点不适应。“那个时候开始思考和探索自己的未来,常常问自己你到底想要什么?”对于年仅19岁的庄严来讲,“to be or not to be”这个问题比同龄人更早的来到面前。虽然家里的条件并没有差到吃不上饭。

为了弄清楚自己的意图,庄严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家里还是希望庄严能够端上铁饭碗,并为此去托关系。而庄严虽然选择接受好意,但内心告诉他: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第一份工作是遍地开花的保险行业。对天生亲和力极强的庄严来讲,这似乎是个不错的开始,在朋友和运气的帮助下,庄严第一个月便赚了有七千元。这在2009年是一个大数目。

追求自由的基因似乎从未停止过,很快适应了保险节奏的庄严再次发现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他选择了辞职。很快成为了一名工地运输司机。

转机出现在这个时候,在工地的空闲时间很多,庄严逐渐迷上了网络游戏,和朋友在虚拟世界里奋勇搏杀,逐渐小有名气。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MC。MC全称是Microphone Controller,中文就是“掌管麦克风的人”,这种源于夜店的娱乐方式和rap是近亲关系,但又有本质上的不同。它更强调于歌手对现场气氛的把握和调节,或者是歌手要具有煽动性。

庄严很快的适应了MC这个新角色,最初他只是带领朋友们在攻城略地的时候,高声呐喊。但慢慢的,他开始把MC从游戏这边脱离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新兴从业者。而这也是喊麦蓬勃发展的一年。天时地利人和,庄严没有理由去拒绝这个充满自由和刺激的工作。他的身份也发生了改变,从庄严变为MC九局。

风云际会出英雄

2009年,盛大传奇举行一个名为网络MC红人第一的比赛。九局欣然参加,并最终取得了第七名的成绩。

“应该是我的与众不同打动了评委和观众”回忆当时的比赛,九局表示能取得名次的关键在于自己是独立创作,没有像一般的参赛者,随便找首歌,连词都不写就上去喊麦。这一点深刻的影响到九局,直到现在他依旧坚持原创作品。

书归正题,新颖的唱词和出色的唱功,让九局的喊麦一下子火爆起来,网络上都是关于他的新闻和故事。一个喊麦帝国已经初具雏形。

如果说比赛让九局拥有了名气,具备了争霸的条件,那YY的出现,则是让九局真正有了称雄的资本。

带着QQ平台的几万日流量和数不清的粉丝。九局来到了YY。当时的YY只是一个音频软件,并没有时下各种花哨的功能。但2010年,YY祭出了大杀器—“赠送礼物”这让MC们迅速拥有了变现的能力。

粉丝们砸过来的礼物,让九局第一时间有种懵圈的感觉。“怎么一个月就能进账3万块呢?”徒弟龙一告诉九局,这是粉丝献给师傅的一份心意。没想到第二个月,这份心意就翻了倍。九局意识到,自己的时代到来了。

九局的喊麦帝国迅速膨胀起来,伴随进账的不断增加,车子、保姆、司机都纷纷配备起来,而更多的人也拜倒在他的麦克风下,成为他的粉丝。“国企的工作到手才6000出头,和喊麦根本没有可比性。正常人都会选择收入更好的职业吧。”辉煌总是美好的,九局聊到这里,眼里光彩依旧。

资深的从业资格,高质量的演出水准以及自己有意无意制定出的喊麦标准,让九局已经不再是单纯的MC,而是九局帝国的王者。手指一动,便是喊麦界的风起云涌。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美好。

亢龙终有悔

2013年,顺风顺雨的九局决意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经营实体酒吧。在九局的努力下,场地,启动费用和人员很快配备齐全,但朋友的后续资金却迟迟不能到位。使得酒吧的开业遥遥无期。

到了最后的期限,九局发现已经是山穷水尽。“陆陆续续投进了几百万吧,自己把积蓄全拿了出来。为了与众不同,还找了香港的设计师。还有就是真心想把这酒吧做好,所以各个环节都是不计成本的投入。结果还是撑不下去了。”一个好汉还需要三个帮,更何况九局做的是实体经济。独木难撑的结局就是梦想的大门再次关上,九局变得一无所有。

这段创业经历对九局来说犹如辛辣的二锅头,初饮甜美,痛饮伤胃。打回原形的九局在郁闷中回到了家里,静静的开始反思和疗伤。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九局还是继续喊麦这个老本行。无他,只因为喊麦是自己的心头最爱。只是骨感的现实很快就硌疼了九局。

依托互联网起家的喊麦自然也具有互联网的快节奏元素。才离开几个月,九局惊讶的发现YY平台上的喊麦界已经是物是人非。自己的帝国正在遭遇各方面的挑战。

原因在于诸如China公会、IR公、娱加公会等一系列新型组织的成立,他们不断改进玩法,强推新人。这让九局很不习惯。原本一统天下的局面,如今变为群雄逐鹿。九局只能默默的接受现实,冷静的思考接下来的动作。

“创业的失败和喊麦的剧变让我学会了一点,就是谋而后动。”重整旗鼓的九局意识到自己还不够成熟,也不会更好的沟通。所以他沉淀下来,开始学会包容的去看问题,并逐渐加强团队的建设。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再次雄起。

王者归来

2016年,被世人标注为直播元年,大大小小的直播平台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热闹。作为行业的领头羊,YY自然不会屈居人后。坐拥大量MC资源的YY,开始发力,也让九局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直播拉进了粉丝和艺人之间的距离,原本就是平民出身的MC们在直播平台上比传统艺人更有先天的亲和力优势。而直播的方便快捷又与九局随心所欲的性格不谋而合。

“直播让粉丝随时能关注我的动态,而我也能很快知道粉丝的需求。”两全其美的双赢原则让九局在这股浪潮中找回了优势。他的粉丝原本黏度就高,在直播这种形势下,更是如鱼得水,“大家就像一家人,想什么时候唠嗑就什么时候唠嗑,而且互动的方式也很多元化,玩起来不但乐趣多,送礼物都很刺激。”

而之前的经历也让九局明白情商的重要,他开始学会与土豪级的粉丝打交道,但生性豪爽且耿直的他,在这些方面还是显得有些笨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始终认为原创音乐才是我吸引粉丝的地方。”可喜的是,现在的九局也会对粉丝嘘寒问暖,至少不再像当初我行我素了。

元老始终是元老,在如今的九局眼中,新人的层出不穷和喊麦的天翻地覆,都不会从根本上动摇他的根基。相反,大前辈的资格使得他逐渐成为喊麦界的传说。颇有种“哥虽不在江湖,但江湖都是哥的传说”的味道。

2016年,九局和他的喊麦帝国完成了内部调整,再度踏上征途。

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出身草根阶层的喊麦,似乎一直不被主流娱乐圈接受,但它超强的生命力和广泛的受众群又让主流娱乐圈羡慕嫉妒恨。究其原因,就在于喊麦创造了出一种新的音乐形式和成名门径:人人都喊麦,大家做明星。

但这也带来许多的新问题,首先便是从业者的素质,大量的低俗、负能量喊麦充斥荧屏,让路人无不侧目。其次是喊麦的音乐形式过于简单和直白,吵闹的BGM+粗糙的歌词,很难让一般人产生认同感。最后也是最严重的问题,就是版权意识的严重匮乏。这一点也是九局一直在努力纠正和呼吁的地方。

“八年前,我就断言喊麦将成为一种音乐形式,并对娱乐圈产生深远的影响。现在虽然预言实现了,但效果却不好,究其原因,还是我们缺乏专业人才。”喊麦的低门槛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让任何人成为MC,也容易让喊麦的品质参差不齐。九局从一开始就特别关心这个问题。“我始终坚持原创,一边自己写词,一边找人作曲。虽然过程艰难,但我觉得这才是王道。”

专业也是九局努力改变的地方。打开各类直播平台,九局惊讶的发现,不专业的喊麦现象比比皆是,反倒是自己这样的专业喊麦成了另类。“缺乏技能,可以通过培训弥补,但专业的精神呢,只能靠自觉。”看着许多MC顶多是大声喊叫,却没有感情投入,九局表示非常痛心。“这样下去,喊麦迟早会因为缺乏创新而衰败下去。”

乐观在这个时候帮助了九局,九局告诉身边的人,不要因为一时的困难,就放弃喊麦;更不要因为主流观点的不认可,就自怨自艾。“借用网络的一句话,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九局说完这句话,眼睛里的光彩再也掩饰不住。

让人玩味的是,一度让国人嗤之以鼻的RAP如今也登堂入室,成为主流音乐的一部分,而喊麦这个土生土长的中国音乐却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九局也经常遭遇这种诡异的鄙视链。特别是自己视作启蒙老师的一些知名音乐人在公开场合表示不认可喊麦,更让九局无言以对。曾经的老师变为卫道士,无疑是对九局过去的一种否定。

“那又能怎样,喊麦已经落地生根,别人不承认,难道我们自己还不承认吗?”憋着一股劲的九局变得更加积极工作。对他来讲,无论十几二十年,除非喊麦得到主流的认可,不然他誓不罢休。

新歌《喊麦之王》上线在即,九局的日程安排繁忙起来,但他依旧会挤出时间在YY上和粉丝一起互动喊麦,这对他来讲,已经是身体的一部分。而天时地利人和在这个时候站到九局这边,由YY和酷我联手锻造出的中国喊麦榜即将面世,而代言曲便是九局的新歌《喊麦之王》。任谁都看出,命运女神的橄榄枝已经向九局伸出。

“我爱喊麦,喊麦是一种音乐形式,希望大家能喜欢并加入进来!”面对镜头,九局说出了这样的肺腑之言,一如当年进入喊麦的那个自己,布衣出身,白手起家,打下一片大好江山。

后记:临别前,我忽然想起一首诗很适合即将出发的九局和他的喊麦帝国。但没来得及说出来,所以只能在这里写下,也祝愿喊麦这种音乐形式早日得到应有的认可和支持。